食肉飞禽

停车场/微G向
微博同ID

如果一切文明总会湮灭消失,
那么我希望,浪漫长存。
如果神明不愿眷顾我们,
那么唯有爱情能够永生。

=SWAMP

真·ALL谦

垃圾联文小火车

NC-17


不出意料被锁了,直接看微博点这



01【蝎】

“换主唱?一个乐队连主唱都换了他妈不如解散!”林在范听了朴珍荣的决定气的砸了下平日当宝贝呵护的键盘。

林在范比所有成员反应激烈是应该的,毕竟主唱崔荣宰是他小男友,乐队眼看要出道,主唱说换就换,是人都得怒。

“荣宰现在的嗓子根本唱不了歌,不然谁会在出道前换主唱。你们新主唱明天就来。”

“哇,动作可够快的,我都要怀疑荣宰家那把火是不是你放的了,好让你养的小狼狗立刻进到乐队来。”说话的人躺在沙发上,用着半调侃的语气。

朴珍荣抓起桌上的苹果往段宜恩身上丢,假寐的人反应快速的接住了,朝他挥挥手表示感谢,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来了再说,当我们A的主唱可不是那么容易。”王嘉尔转了转手里的鼓棒开始打鼓,虽然对朴珍荣说的决定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他们几个玩音乐的,一听就知道他这鼓声里埋了多少火气。

朴珍荣看了还没发言的bambam一眼,后者耸耸肩,他最小,决定听哥哥们的。

A这个乐队曾经是很红的地下乐队,人气跟实力甚至超过一些已经出道的团体,朴珍荣曾经多次想要签了他们这个乐队但都被拒绝了,最后还是因崔荣宰想发行专辑才让整个乐队签下那一纸合约,结果现在,你他妈说换主唱?

要说也只能是命,崔荣宰家楼下那傻逼邻居做饭炸了厨房,连带着他跟着倒霉,瓦斯爆炸引发的火灾,浓烟灼伤了喉咙导致声带受损,虽然可以说话,但对歌手来说,嗓子毁了半分都是不行的,这种状况根本无法唱歌,何况他们可不是小清新乐队。

当金有谦第一次出现在练团室的时候,面对的就是四张冷脸,不对,林在范除外,他看金有谦的眼神都快冒火了。

林在范拿了个话筒给金有谦。

“要是没有真材实料,现在就给我滚。”

作为空降到这个乐队的人,受到质疑和挑衅都是应该的,A从学生时代开始组建已经五年了,在集体要站上更大的舞台的时候,少了任何人都是不行的,也不可能有谁的位置能够被取代。

“哎,你应该听过我们的歌吧,选一首。”段宜恩抱着吉他等着给他伴奏,林在范瞪了他一眼,段宜恩这种级别的吉他手一向心高气傲的很,他说过只有崔荣宰的声音让他有想弹奏的欲望,此刻却主动提出,林在范觉得对方就是故意的。

段宜恩用嘴型朝林在范说了句,好玩嘛~而且他最喜欢欺负小孩子了。

金有谦个子挺高,染着红色的头发,看着张扬,但脸上稚气未脱,在他们这帮人眼里也就是乳臭未干的臭小鬼。

“好,来。”王嘉尔敲击着鼓棒,已经为金有谦选好了歌。

随后段宜恩跟bambam跟上了节奏,乐队是需要配合的,他们之间多年默契即使在台上突然玩即兴都OK,就不知道这位新主唱能不能很好的融合进他们乐队了。

金有谦一开口让段宜恩差点手抖弹错了一个音,被bambam眼神笑话了,原以为空降兵能开嗓用实力镇住全场惊人天人才是正常剧本,但实际上金有谦的水准跟崔荣宰差了不是一个两个级别,没有崔荣宰的声线华丽也没有他那种开口就镇住全场的气势,而且……声音太奶气了。

连林在范都有些懵了,气的快没脾气了。

只有段宜恩一副兴奋脸,觉得实在有趣。

“新来的你多大?”bambam倒是觉得对方跟崔荣宰不能比是情理之中,看他年纪不大,主动搭了话。

“97。”

“几月?”

“11。”

“oh yeah!来个比我小的,快,快叫哥哥。”bambam兴奋的揽着金有谦脖子让他叫哥。

“不要。”金有谦拒绝这突如其来的“热情”。

林在范已经出了练团室打电话去咒骂朴珍荣了,究竟莫名其妙的塞了什么人过来。

“朴珍荣看起来不像是没有脑子的人,怎么会……”王嘉尔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金有谦虽然没有唱的很糟糕,比普通人是好些,可是他们这是个要发行正规唱片的乐队,并不需要半吊子。

“如果他是以实力进来的就太正常了,这样的才更有意思嘛!”段宜恩搭着王嘉尔的肩指了指两个吵着争论哥哥问题的小鬼。

他们这栋公寓,地下一层是练团室,一口客厅,二楼卧室,除了崔荣宰是跟林在范睡一间,其他每个人都是单独一间房,所以分配到金有谦的自然也是独立的单间。

只是没想到白天让对方叫声哥不情不愿的人,会拖着行李箱箱敲自己的房门,bambam觉得这个人还挺别扭。

“我能跟你住一间吗?”

金有谦看来看去也只有年龄相似的bambam适合做室友,其他人似乎都对他有敌意。

bambam无所谓,反正房间也够大。

金有谦行李整理到一半,收到了一条短信【金海酒店 5011】,短信来自朴珍荣。

“我今天大概不回来睡。”

 



【02 酿】

金有谦进房间的时候,朴珍荣坐在窗边的软椅上假模假式地开着个笔记本打着电话处理公务,金有谦瘪了瘪嘴自己先进去洗澡了,等他裹了件浴袍出来的时候朴珍荣才挂掉电话

“祖宗,你知道今天林在范打了我多少电话吗,你就不能换个地吗”朴珍荣头疼地对金有谦说,那小破孩坐在床沿上把自己缩了起来,就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头顶,他有点委屈,声音就更奶了“你答应我的”

“我是答应能把你送进去,那能不能留住还得看你自己啊”朴珍荣话是这么说了,心里跟明镜似的,那几位哥哪个是省油的灯,林在范不用说的,王嘉尔心里肯定也不乐意,就剩下那两位没心没肺的,金有谦要能呆下去估计也是和自己一样,看他有意思。

 

是听到朴珍荣叫他,金有谦才磨蹭到他前面,朴珍荣坏心眼地叫他自己拿出来,金有谦脸蓦地一下就红了,他刚洗完澡,从湿淋淋的发丝间都还冒着些蒸腾的水汽,稚气未脱的脸上露出那样窘迫的表情让朴珍荣越看越觉得好玩。

PART2下

PART3


TBC

评论(9)
热度(70)
©食肉飞禽 | Powered by LOFTER